新闻中心

美媒爆料特朗普女婿以权谋私

当下,美国疫情形势依然严峻,医护人员和社区工作人员疲惫不堪,防疫物资在全国范围内极度短缺,特朗普甚至曾呼吁民众用布制作口罩,将医用口罩留给医疗机构。然而,一些美国媒体近日爆料,在特朗普女婿库什纳负责的医疗物资和病毒检测领域,出现了利用与特朗普及其女婿库什纳的“亲近关系”大搞特殊的肮脏现象,甚至滋生了医疗腐败。这种“前方吃紧,后方紧吃”的行为,令民众产生极大不满。

△《华盛顿邮报》以“从库什纳手里救救我们”为题发表评论△《华盛顿邮报》以“从库什纳手里救救我们”为题发表评论

  用人不当,成防疫工作拖累

  这次疫情应对中,特朗普任命了其女婿库什纳为领导,负责防疫最关键的医疗物资统筹以及扩大病毒核酸检测。然而,《华盛顿邮报》5月5日报道称,据一位已经离开其团队的人爆料,库什纳组建的团队,完全由一些毫无公共卫生和防疫物资供应链专业知识的人组成。这样一群人负责医疗物资的生产、采购和分配,实在难以有效缓解医疗机构紧迫的物资缺口。

  公共卫生专家表示,白宫安排给库什纳的这份工作,其实需要有各类防护用品和设备的专业知识,还要有与医药卫生产品制造商打交道的经验,以及对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相关政策的了解。显然,库什纳团队难以满足这些条件。

  此外,库什纳曾经在白宫新闻发布会上承诺,4月初将在全国范围内增加数千处非接触式病毒检测站。但是据目前统计,实际仅多了78个新开工的检测站。

  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传染病医师阿梅什·阿达利亚博士表示:“(库什纳所为)是存在风险的,很可能影响关于疫情的决策,最后拖累防疫工作。”

 △《华盛顿邮报》爆料称,库什纳领导的医疗物资统筹团队十分不专业△《华盛顿邮报》爆料称,库什纳领导的医疗物资统筹团队十分不专业

  远近亲疏,医疗物资发放不公

  库什纳掌管的医疗物资,本应面向全国各地的医院公平发放,然而,美国《商业内幕》网站5月5日披露,库什纳在发放医疗物资时,竟然有个“VIP”名单。

  知情人爆料,和特朗普走得很近的保守派媒体福克斯新闻主持人珍妮·皮罗(Jeanine Pirro)和布莱恩·基尔梅德(Brian Kilmeade),就从库什纳那里优先获得了个人防疫物资。皮罗曾反复向库什纳团队游说,结果使得一家纽约医院获得了大量防护物资。基尔梅德也曾询问库什纳团队能否获得个人防护物资。

  尽管福克斯新闻网的发言人表示,两位主持人从未意识到自己向库什纳团队发出的医疗物资申请受到了优先处理,但这依然令民众对库什纳在疫情期间的工作产生了极大不信任。

△《商业内幕》披露,福克斯新闻的主持人优先获得了库什纳发放的个人防疫物资△《商业内幕》披露,福克斯新闻的主持人优先获得了库什纳发放的个人防疫物资  

  打压异己,以权谋私搞腐败

  曾任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生物医学研发部门负责人的免疫学家里克·布莱特(Rick Bright)博士,因为在特朗普宣布国家紧急状态前一个月就警告疫情有可能暴发,被称为美国疫情的“吹哨人”。由于坚持科学立场,反对特朗普大肆宣传“羟氯喹有效治疗新冠病毒”,布莱特遭到特朗普政府的变相贬职。

  布莱特称,自从特朗普上任以来,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的官员便受到来自白宫的压力,迫使他们和特朗普友好的“医药公司”签署数百万美元的合同,这些公司都和卫生与公众服务部助理部长罗伯特·卡德尔茨(Robert Kadlec)有着“长期联系”,其中也包括库什纳好友任CEO的Aeolus Pharmaceuticals公司。而布莱特因为认为羟氯喹对新冠病毒的治疗缺乏科学依据,拒绝配合宣传,结果受到卡德尔茨打压,显然,他的行为阻碍了一些公司通过售卖羟氯喹牟利的企图。

  其实,布莱特博士和卡德尔茨的矛盾早在2018年就已经产生,当时卡德尔茨强迫布莱特博士将其负责的科研基金转交给国家战略储备,以购买Alvogen公司的药物。当然,这家公司也和卡德尔茨有“长期联系”。

 △《纽约时报》报道,美国疫情“吹哨人”布莱特爆料特朗普政府将合同送给“关系户”△《纽约时报》报道,美国疫情“吹哨人”布莱特爆料特朗普政府将合同送给“关系户”

  不仅《纽约时报》详尽报道了布莱特博士的遭遇,另一主流媒体《华盛顿邮报》更是以《从库什纳手里救救我们》为题发表评论,警告领导应对疫情方面,39岁的库什纳显然不合格,因为他之前仅有投资、房地产和出版经验。运行政府不应该像管理家族企业,任人唯亲和裙带关系只能滋生腐败,这会是美国人噩梦的开始。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联系人:张女士

手机:18201953759

电话:020-66889889

邮箱:beasweet@Gmail.com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高新区唐延路25号银河科技大厦